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网站首页 遗址概况 新闻资讯 考古之最 参观指南 展览陈列 藏品欣赏 遗址文化 文博资料 学术研究 视频中心
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遗址文化 > 遗址文化

守在大地湾

大地湾遗址 2011-09-16 20:36  点击:


  河边回来的人脸色铁青,更多的表情隐藏在蔼蔼暮气之中。连续三天的暴雨,若断若继的清水河涨了又涨,漫了又漫,一整天我都在河滩高地上的单位大院里忙碌,一整天我感觉到清水河的水浪卷来的水汽不断扑向我的面孔,隐隐的涛声不断叩击着我的心扉。

  终于放下了一天的事务,和同事老张一同向河边走去。月亮像一张完美的玉盘,湿湿地照着村庄高处的树和矮处的房子,村庄则屏着呼吸,聆听着飒飒落地的月光。河边回来的人,手里拎着从河里捞出的西瓜、黄瓜,他们还来不及冲洗上面的泥桨,就披着月色急急往回赶了。北方人爱水,但这么大的水,这么突然的水,这样一条大河的瞬间复活,使每个看河归来的人都神情庄重,一脸茫然。

  到了河岸,大水漫卷的雾气呼啸成湿漉漉的风一阵阵扑向我们。那一刻,当我看到托举着银色月光的宽阔河面时,我心中的块垒轰然塌下了。远处是黝黑的群山,身旁是墨绿的玉米林,在这黑无边际的大地湾之夜,一条托举闪亮月色的大河,一条因承载月光碎片而沉沉呻吟的大河,我要说这是一河的月色在流淌,这涛声是月光之歌,是清水河久远的岁月之声。

  老张是乡里的人大主席,在为人方面,他不以领导自居,不管与谁,都祥和处之。他的性格好,我想也许是因为有这样一条河流从他心里走过的原因吧。他领着我沿河而上,察看被河水冲倒的玉米和洋芋,面对闪闪的波光,我们一路无语。只是对面山上的一台拖拉机亮着昏暗的灯在缓缓爬行,叭嗒叭嗒的声音像是隔着遥远的时光传过来的。

  这是我关于两年前清水河仅存的记忆,当时我刚刚参加工作,毛手毛脚,心里装着外面的花花世界,每天过得浑浑噩噩。但那次清水河留给我内心巨大的冲击,改变的不只是心境,她让我在大地湾静心地活了下来。

  春天了,在我伏案的窗口,洋槐花雪片一样洒进来,啪啪地打在我劳作的案几和纸张上,留下她们甜蜜馥郁的芳香。台灯下的夜晚,蛐蛐的叫声从一个村庄跑向另一个村庄,给我夜晚的诗句注上标点。我在大地湾安心地写着诗,我的诗句只不过是向过去捡拾的破碎的陶片。

  秋天了,被人们唤作“雨子河滩”的大片的芦苇地,已是一片雪白。芦花飞扬,芦苇地里的人头发白了,眉须白了,笑声白了,白了的心似乎也长出了白色的翅膀,迎风飞啊飞。而我还伏在我棕色的旧案几上,读她从远方寄来的信。她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苦苦牵念,唯一呵护在心灵深处的女孩,还没有等到这个秋天莅临,她已经和别人相拥而去。短短的信笺,我读了整整一个下午,芦花从我的窗口斜逸着飘进来,轻轻地落在我初恋的泪水之上,落在比芦花还轻的纸上,落满了我的双肩和双腿。

  就这样几件平常事的发生,我就安心地住在大地湾了,我感觉我是不能轻易离开这里了。

 

上一篇:走近大地湾   下一篇:大地湾幻象
留言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Copyright@ 2014版权所有 甘肃大地湾博物馆 陇ICP备140000669号
地址:甘肃秦安五营乡大地湾博物馆 联系电话:0938-6751103
邮编:741616 网站制作:天天工作室